社会文化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文化

凉城来了“爱情鸟”和“负罪男”

  • 2018-07-06
  • 陶鹏
  • 字体

中国利川网 通讯员 陶鹏

 

交投·枫亭菀犹如一朵灿烂的鲜花盛开在凉城利川。你可知道,那些背井离乡、经年不回的外地建设者,在异乡土地经历着哪些酸甜苦辣?

 

幸运稀少的“爱情鸟”

 

 

杨子豪夫妇

 

来到交投·枫亭菀工地时,已是下班高峰。

 

一群身着工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有序走出,人群中,两位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女格外引人注目。尽管工服打扮,却难以掩饰二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书卷气,笔者凑上前和他俩攀谈起来。

 

原来,二人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丈夫名叫杨子豪,1991年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安国市。妻子韩月比他小两岁,河北沧州市肃宁县人。杨子豪与韩月是石家庄铁道大学的同学,刚踏进大学校园不久,两颗年轻的心就因共同的志向和爱好而靠拢成为恋人。

 

大学毕业后,这对恋人进入中铁建大桥局工作,不久,二人又喜结良缘。

 

中铁建大桥局获得了湖北交投集团有限公司的信任,并承揽了交投总造价约150亿元人民币的土建工程,交投·枫亭菀就是其中之一。

 

小两口也随之来了利川,第一次来利川的情景历历在目。2017年正月初七,他们乘坐的动车缓缓到达利川站。“走出站前广场的一瞬间,眼前这座山水相依、凹凸有致的城市,让我眼前一亮,与千篇一律、单调乏味的平原风格各异,让人一见倾心。”两位从小生活在北方的年轻人初临利川,就与她一见钟情、相见恨晚。

 

安顿妥当之后,小两口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对于房屋建设而言,质量安全是关乎生命的大事,杨子豪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同样,工程资料也极其重要,容不得半点马虎。因此,在实际工作中,这两个90后年轻人兢兢业业,力争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极致,小两口配合得天依无缝,成为领导和同事们经常夸赞的对象。

 

2017年3月,为了顺利完成完成大规模混凝土浇注,杨子豪和众多工友一起从下午6点一直加班到第二天早上8点。初春的利川,乍暖还寒。夜里冷风来袭,妻子韩月悄悄为他送来了长大衣,陪着他一直工作到深夜。

 

去年,在一次例行检查中,杨子豪发现位于三号楼八层的钢筋存在着铆固长度不足的现象。遂将这一情况向主管领导如实汇报,并向施工方提出了返工要求,直到将其整改满意后才通过验收。妻子韩月坚定地支持着他:质量安全就要严格,该返工就得返工。

 

为了严格落实对凉城人民做出的“以匠心,谢利川”的承诺,枫亭菀建设方鄂西交投新镇公司每个月都会组织大规模的质量安全检查。

 

有一次,杨子豪陪同交投公司分管工程质量的领导在检查工作时,发现28号别墅露台保温板因大雨浸泡而浮起来。他们二话不说,马上联系责任人进行现场整改。妻子韩月久久不见丈夫下班,来寻找时干脆也一同加入整改之中。

 

无论是管理者,还是工人,这群远离亲人的建设者们都是孤单的。杨子豪夫妻只是这孤单群体中少有的一对。看着他们成天双宿双栖的工作、生活,同事们无不羡慕,都说他俩真是工地上的一对幸运“爱情鸟”。

 

愧对亲人的“负罪男”

 

 

杜书来(右)在工地与工人交流

 

在枫亭菀项目部办公室,笔者见到了40岁的生产部经理杜书来。刚从工地下来的他,一身工服布满尘土,满脸黝黑。

 

“每天都在怀念爸爸妈妈,希望他们在天堂幸福快乐。”杜书来2007年参加工作后,就常年在外,一年四季最多能回家一两次。“爸妈把我们辛辛苦苦养大,没想到一参加工作就不能陪在他们身边,不能尽儿子的一份孝道。”杜书来满怀愧疚。

 

“2012年,突然检查出妈妈身患肝癌,医生说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一刻,感觉天地崩塌了,还来不及认真陪陪她,她就要离开我们……”检查结果出来后,杜书来不敢告诉妈妈。

 

母亲住院需要照顾,公司为杜书来特批了一个星期的假。多么宝贵的一周啊!这是杜书来参加工作后陪伴母亲最长的一次,而这却是与她最后的一次相伴。“我对不起她,在她病重时我们都不能陪伴,只能请人照顾。”40来岁的汉子,讲到这里已是痛哭流涕。

 

杜书来的妈妈走了,孤单的父亲也因病在一年后离世。“要是我们在父亲身边,能多陪陪他,也许不会走得这么快,可我们的工作就是异乡、就是工地,哪里能陪着他呢?”

 

“他们都走了,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自己应尽的孝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为二老祝福,希望天堂的爸妈幸福、快乐。”杜书来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减轻内心的愧疚和痛楚。

 

“前两天,儿子在武汉幼儿园发高烧,他妈妈因参加考试没带手机,老师把电话打我这来了。儿子在电话里哭喊:爸爸你能来接我吗?听得心都碎了。虽然利川与武汉只有四小时动车距离,可这里的工地不允许我离开。”讲起这些,杜书来有些“负罪感”。

 

“长期没有父爱的孩子,爸爸也只能在千里外的工地上祈祷,保佑他健康成长。”看看生病的孩子,陪陪思念的亲人,这份简单的天伦之乐对杜书来来说,是一个多么遥远的奢望。

 

在交投的工地上,像杨子豪夫妇这样双宿双飞的是少数,而更多的人却是“独在异乡为异客”。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们,常年在外,牺牲了陪伴亲人的时光,默默地把青春、热血奉献在异乡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