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革命志士周念民
Nov 1, 2017 来源: 作者:佚名
【字体: 打印本页

如今在我们利川老区,只要一提及周念民,可以说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特别是当地那些年长的老人,只要一说起周念民,都是有口皆碑。

 

1905年11月18日,周念民出生在原利川县忠路小河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在小河街上开设斋铺和旅店,承祖业经营田和土,在小河一带为富裕户。母亲出身贫苦,后因周念民闹革命而受连累,曾携带儿女流离乡野,四处逃避。


 

周念民自幼天资聪慧,求知欲切,学业优异。先后就读于小河周家祠堂和金竹台吴先生、红沙溪瞿先生门下。1921年,周念民因沉迷于封建家庭,想外出闯荡一番,和堂兄周辉绪、堂弟周树文秘密约会一起出走。周念民用剪刀撬开自家店子的钱柜取足路费,翌日清晨三兄弟一起离家启程,前往北平周辉绪的父亲周远庆那里求学问路。


 

待三兄弟来到北平时,周远庆已经丢官,用一点积蓄开了一家人力车行,要供他们三人读书吃用,渐渐入不敷出。一年后周树文又因病不幸夭折,周远庆为救侄儿花去了大笔资金,经济上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好带着儿子和侄儿回到老家。


 

周念民从小志成高远,深感离家求学问路不易,实不愿意半途而废,执意不回到家乡。后在同乡会的收留下留在了北平,帮忙做些临时性工作。1926年9月,冯玉祥绥远“五原誓师”后,周念民即弃笔从戎,进入国民革命军军校教导处河南陆军训练处学习,毕业后历任连长、营副、副官。

 


 

1928年5月1日,周念民随国民革命军第1集团军第1、9、40等军北伐开进济南城,日军出兵干扰,阻扰北伐,突然向北伐军发起进攻。5月10日,卫戍部队趁夜突围,伤亡惨重,在突围战斗中,周念民右额被弹片划破受伤,死里逃生回到北平住在同乡会老乡杨耀卿家里。在此期间,周念民结识了杨耀卿之女杨瑟若,他们经过一段时间接触,逐渐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


 

1929年,周念民伤愈后,即返冯玉祥方振武司令部,任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第四军参谋处少尉参谋,上尉参谋。此时,周念民与杨瑟若结为连理,比翼双飞,继续沿着救国爱民之途奋勇前进。当年9月,方振武在南京被蒋介石扣押,并施行改编,周念民因对蒋介石背叛革命的行为不满而拒绝改编,愤然脱离军队,和妻子离开安庆到汉口西关帝庙市立12小学,以教书为掩护与中共地下组织取得联系。这时的周念民,已经成长为一名满腔爱国热情、具有远见卓识的革命军人。


 

1929年10月,周念民从武汉回到小河接过父亲的民团,立即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把它改造成进步武装,并率部攻打忠路敌保安部队。1930年4月,周念民离家前往武汉,与中共武汉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在武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由一位普通的爱国青年变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心中树立起新的远大理想,明确新的奋斗目标,按照党组织的要求,决心把这支农民自卫武装改造为红色革命游击队。


 

1930年10月,周念民返回小河。当时的县政府知道他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对他的进步思想和行为有所耳闻,明知不是同路人,却又不敢得罪,于是传下一纸公文,委任他为区长。周念民将委任状随手扔掉,他说人不是要做大官,而是要走正道,做正事,要为历史造一页。他高高举起武装斗争的旗帜,组织民众开展武装斗争,成功地把民团改造成为党领导下的游击队。

 

后来,当地有人密告周念民是共产党,县政府大为震惊,立即派两连驻军进剿,游击队寡不敌众,队伍被打散,周念民于1930年冬转移到川东黔江县黎水坝广文小学,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1931年“9.18”事变后,周念民夫妇在校内组织起抗日救国会。他经常带领师生到街上进行抗日演讲,演出爱国文明戏,在广大群众中广泛宣传和发动,在黔江偏僻山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威震黎水坝和黔江县城。黔江县政府无比惊骇。立即下令逮捕周念民和杨瑟若。


 

当年10月,在校长田纯清的帮助下,周念民夫妇返回小河,同时从黔江带回10名革命骨干,在小河重新组建了一支30多人的游击大队,驻在禹王宫,周念民任大队长,每日操练队伍,提出取消“苛捐杂税”、“反对征粮征税”、“穷人不出款不完税”等口号,受到老百姓衷心爱戴。不久,他又率队袭击区公所,击伤区丁周积盛,缴获步枪一支。

 

1930年9月,为了壮大革命力量,周念民与小河“神兵”首领瞿廷一道道齐岳山和毗邻的石柱县栗沙乡一带发动群众,号召民众起来抗捐抗税,后来抗捐大队曾遭到多次围剿。1931年11月,利川县长张登平闻讯周念民东山再起,亲自带领3个保安大队到小河围剿游击队,敌我双方各有伤亡,游击队牺牲11人。随即,周念民率余部转移到川东黔江县境内。


 

1932年4月,周念民率队从黔江返回小河一带边打游击边总结武装斗争经验,并针对游击队武器不够,战斗力差的现实,决定7月在龙塘铺关庙开设地下兵工厂,并造出了枪支弹药。敌保安队和民团嗅到这个秘密,对兵工厂进行了突然袭击,兵工厂被严重摧毁。周念民脱身后,于9月底秘密离开小河抵达武汉,在汉口一带从事地下党交通联络工作。

 

1933年6月,周念民根据党组织安排,再次回到小河发展革命武装。6月15日,他匆匆回家取了几件衣物离开即将临盆的妻子,谁知此别,竟成永诀。周念民走后第5天,小女儿周化南出世了。回到小河后,他积极而又秘密地与原在川鄂交界的石柱县黎家坝、利川乐福店一带的农民组织“八德会”进行联络,组建游击队,做了大量的策反工作。通过串联发动,很快组织起了300多人的游击队,在龙塘铺办40桌酒席,以“拜把”的形式,召开游击队成立大会。


 

大会宣布周念民任团长,他胸怀革命大志,激情奔放,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说。游击队初步制定了第一步的游击路线:利川、贯头场、汪家营、西界沱、万县、忠县、黔江,转回小河,待游击队发展壮大后,就继续往前奔。

 

此后,游击队的军事胜利和战略储备,使县政府十分震惊,知道仅靠县政府的军事力量已经奈何不得,便向恩施专属求援。1933年8月17日,恩施专员袁济安亲自出马,纠集国民党、保安大队等1000多人围攻石膏洞。周念民带领40多名队员走米家坡上了砖岩槽,准备前后夹攻敌人。


 

攻打石膏洞,专员袁济安坐着轿子亲自督阵,用大炮和手榴弹猛轰,洞门被摧垮。敌人没抓到周念民,就放火烧房屋,先后烧了许多的院子和民房。入夜,周念民带领40多名战士,从砖岩槽摸回龙塘铺,准备接应洞里的人。战士们手握短刀,偷入敌营,敌人正借着烧房子的火在烧嫩包谷吃,敌我短兵相接,双方发生混战,游击队见洞里没有动静,无心恋战,迅速撤退,游击队没有伤亡。此后,敌人发动了多次疯狂镇压,他们每天四处搜山,追寻游击队的踪迹,但始终没有得逞。


 

1933年11月,红三军到达小河,小河一带的贫苦农民踊跃入伍,包括游击队员在内,共有300多人参加新兵独立团。此后,新军扩展到1000多人。不久,周念民先后被提升为红三军第9师参谋长,并跟随贺龙军长打黔江、攻利川、伏击寒坡岭、奔袭彭水城,屡建战功。


 

1934年4月10日,红三军第十次进入利川,驻文斗十字路,距周念民的老家龙塘铺仅有30华里。红三军到达十字路的第二天凌晨,军部委派周念民带领60多名红军战士去攻打税卡,急行军30里,赶到龙塘铺天刚发白,战士们一起掏出枪来,对准敌人猛打,税卡内外枪声大作,杀声一片,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乱作一团,敌连长欲举枪顽抗,被红军生擒。


 

战斗结束后,周念民带领小分队返回十字路,在此参加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湘鄂西中央分局会议,1934年4月18日,又参与伏击寒坡岭战斗。随即,红军向黔江发展。临行前,周念民发表了《告利川人民书》,号召利川人民起来革命,警告官吏豪绅不得行凶作恶。


 

此后,周念民在红三军部队里,先后任独立团团长,军参谋处长,红九师、六师参谋长,参加了打黔江、袭彭水、战永顺等战役,为建立湘鄂川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立下了汗马功劳。1935年春,周念民在湖南永顺塔卧被左倾路线执行者错误杀害,时年仅30岁。

上一篇: 1
下一篇: 利川市体育场馆管理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