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27
星期三 冬月初二

社会文化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文化

【报告文学】回龙不屈,回龙犹记

  • 2020-07-28
  • 陈亮
  • 字体

引子

2020年7月15日,忠路镇回龙村村委会。

下午两点半钟,村书记王廷华把车开进了村委会院坝。连续多天的阴雨天气,地上满是积水,混着泛黄的泥浆,路边带过来的枯枝残叶在浑水里打着旋儿。打开车门,老王正准备趟水过去,站在阶檐下的村委委员吴银贵连忙喊道:“王书记,又去看河坝里的水的啊?等等,这么大雨,莫把衣服淋湿了,我这里有伞。”

“要个么子伞喔,这两步我还不怕,这大雨才真是要人命。”老王一边说一边疾步上了阶檐,走进村委会办公室。

抹抹头发上的水滴和满脸的水雾,老王顺手拉了把椅子坐下。

“这雨,怕是下了有一个多月了吧,看这样子,倒是越下越起劲了?”望着茫茫雨帘,老王忧心忡忡的说。

“那可不是,到今天,整好四十天,中间都没出过一个亮堂太阳。”吴银贵在旁接话。她是恩施人,嫁到这边六七年了,还未彻底改掉恩施卷舌口音。

“前几个月是疫情,接着又是这样连天的雨水,今年这是个么子背实天气喔,这样落下去,今年的庄稼收成怕是要减产好多,日子不好过喔。”忠路镇政府驻村公务员杨友明从屋里出来,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也随口接话说道。

“你们关注天气预报没得?后面两天好像雨量还要增大呢。”老王说道。

“啷门没关注,天天都在看,后面连续几天显示的都是大到暴雨呢。”吴银贵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给大家看。

“这样落下去,我们这条回龙干河沟怕是真的可以养蛟龙了。这样,我们一会儿分个工,大家分头到各村查看一下情况,这样落下去,河沟里的水肯定涨得快,去把村民招呼哈,莫这个天气还想着去捞鱼儿捞上面冲下来的木材,怕是要出大问题。”

“老王说得对,大家分个工,莫大意。”杨友明在旁插言。

“这样,吴银贵你家隔得近,你就负责一、二组;辛苦老杨跑哈三、四组;五六七组就何华煜老师、邓金华老师和张文键(村委委员)去。重点查看河里水的上涨情况,还有看哈有没有房屋漏水的农户,就一条,百分百保证群众安全。都莫迟疑了,大家分头行动,随时电话联系。”

“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开车一定要特别小心,谁都不能有事,都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看着大家走进茫茫雨帘里,老王又响亮的喊了一嗓子。

王家窝荡待不得了!

利川市忠路镇地处武陵山与大巴山余脉交汇处,东与凉雾乡交界,西与汪营镇、石柱县黄水乡毗邻,南与沙溪乡、文斗乡为邻,北与汪营镇、福宝山药材场毗连。境内山岭纵横、峡谷密布。境内最高点月亮池山海拔1873米,最低点郁江河海拔610米。因南宋属龙渠县,一直有龙渠古镇之称。

自汪营后坝方向行去,过了龙塘街,再往下约五公里便进回龙村地界。这个村共有七个村民小组287户912人,农作物主要是种植玉米,有的农户还兼种贝母、腊米子等药材。村子四面环山,一条河沿山势回环,整好把村子围了一个圈,故名回龙河。河道绕到七组,有一巨大消水坑,水流自此落入深坑,伏流数十公里,注入忠路集镇下的郁江河。因为没有河源,枯水季节,回龙河完全是一条干沟。遇大雨天气,周围山水倾泻,河谷里才会有水,所以又叫干溪。又因地势较临近的小河、龙塘一带稍低,遇暴雨或山洪天气,周围方圆数十公里的水都会漫流至此段低凹河道里,水势急速上涨也是常有之事。

真正的暴雨是在7月15日夜半来到的。

约是半夜两点钟的样子,大雨变成了暴雨,如炒豆般打在屋瓦上,天地间唯余一片恐怖的雨声。

疾雨敲窗,原本睡得并不踏实的村委委员吴银贵彻底没了睡意,拉亮灯,披衣起来站到窗边,望着外面倾盆而下的大雨,心里无端涌起莫名的恐慌。七月中旬,换成往年,此时已是高温的盛夏时节,可是此刻,立在暗夜疾雨的窗边,她竟感到阵阵寒意,全身不自禁的瑟瑟发抖。

“我的老天爷,真的下不得了啊!”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

整整三个多小时,他一刻都没有再闭过眼。

雨继续猛烈的地在下,山窝凹地平地积水,一点一点的上涨。约六点一十分,吴银贵家平屋里的水已经没至床沿高。

“快到楼上去,妈妈出去看看情况了再回来接你,怕是要出大事了!”吴银贵对才五岁的女儿说了声后,立即掏出手机给王廷华书记打电话,疾雨中的电话信号也是时有时无,一连三次才拨通。

“快,快,王书记,危险得很,一、二组……王家窝荡怕是要全部淹了……”倾盆暴雨中,电话信号时断时续,讲电话的声音急促得有些颤抖。

伞根本遮不住暴雨,还没走出院坝,她全身已经完全湿透。眼前的景象让她彻底呆住了,整个一、二组山窝子里,已被黄水彻底淹没。水波荡处,还能隐隐看到飘浮在上面的不知道是哪家的椅子和农具。

她首先敲开了邻居覃银香家的门。

“婶子,婶子,快起来,紧急撤离,这里待不得了啊!”

五十多岁的覃银香早就起来了,正在扫灌进屋里的水。可是哪里扫得出去,屋里的积水越升越高。听到吴银贵的喊声,她没有再犹豫,丢下扫帚便跑出了门。

“婶子,麻烦您,我们一家一家去喊他们撤,王家窝荡待不得了,每一家都要喊到,求您了……。”来不及太多思虑,吴银贵的语气里带着哭腔。

回龙村一、二组背靠牛头山,两边各有一座山包,形成“V”字形窝地,因聚居于此的村民多为王姓,当地一直称其为王家窝荡。因地势低凹,两边山水倾泻,平地积水,此时的山湾已成泽国。

分头行动。一家一家敲门,一户一户喊到。吴银贵和覃银香连雨具都没拿了,湿衣服包裹着全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近七点钟,一、二组所有住户全部撤出屋外,人们大都站在坡坎上或地势稍高的农户家避水观望。雨势这么大,哪里才安全?长期生活于此的吴银贵熟知此处地形,平地积水,只有往两边山脊略高的地方去才行。

“乡亲们,听我说,人往两边撤,哪家地势高没淹到,就先去哪家避雨。”暴雨声中不断的大喊,吴银贵的声音已近嘶哑。

“先别管财产,人命事大。求你们了,都听我的!”

“我们大家都听银贵的吧,她是干部,是为我们好,大家都快撤得了。”覃银香也在一旁帮腔。

牛头山怕是要冲进回龙河了

7月15日的晚上,王廷华书记也是一夜未睡。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

“王书记,河水已经漫出河道了!”凌晨四点多,七组何老师报告。

“王书记,水势上涨太快,村里的三座桥很快就要全部被淹没了,我们村被分隔成三座孤岛了。”凌晨五点,村民谢盛富报告。

“王书记,桥完全看不到了,路已经不通了,我在三、四组这边回不来了。你要特别注意,情况十分危急。”六点钟左右,杨友明的电话过来了。

“王书记,王家窝荡全淹了……”六点一十分,电话里,是吴银贵带着哭腔的声音。

守在村委会的王廷华心急如焚,再也坐不住。在村民微信群里发完提醒大家紧急避险的消息后,老王发动车子往一、二组方向跑去。做村书记十六年,整个村子的情况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三、四组濒河,河水漫出来,有几家肯定危险;五、六、七组地势这稍高,暂时还不用太担心。最害怕的是一、二组,自己家就在牛头山边,他实在太熟悉那里的情况了。这个窝荡,水消得慢,回龙河里的水没来,就这雨势,光山水就能把窝荡全淹了。

开着他那辆越野车,老王冲进雨帘之中。路上的积水太深,车竟有些左右晃荡,经验丰富的老王知道再用自动档肯定走不动,直接挂进了手动一档趟水前行。行至灵光庙集中安置点对面时,再也无法前行。塌方、滑坡,公路完全被阻断,河水漫过桥,桥上的石栏杆已被冲走,过河完全无望。

老王知道,三座桥淹没,一、二组,三、四组,五、六、七组,回龙村已完全被切割成了三座孤岛。

把车停好,疾雨中,老王开门下车,想要查看塌方情况。猛一抬头,看到对面的牛头山顶隐隐露出一片黄土,在铺天的暴雨中渐有扩大之势。

“我的天爷,牛头山怕是整个要冲进回龙河了……”老王的后背一阵发凉,全身的冷汗刷刷直下,混合着雨着,身上透出彻骨的寒意。

不急细想,他掏出电话打给吴银贵。信号时断时续,一连打了三次才接通。

“银贵,快,快,王家窝荡待不得了……牛头山山体滑坡了……快把村民全部撤往灵光庙安置点,立刻、马上……”

挂了电话,他想起来,自家三叔也在窝荡里。赶紧打过去。

“三叔,快,快,帮一下吴银贵,把村民全部撤到灵光庙。窝荡待不得了,牛头山要下来了,一家一家全部清出来,快,快,快……”

“好、好、好,我们马上,马上……”那边传出来三叔急促的声音。

把电话揣进裤兜,王廷华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眼里已经全是泪水。是啊,自己的家,自己的亲人,自己从小看着的乡亲,几十户近百口人啊,要是山体滑下来,后果会是怎样,他无法想象。

略冷静下来,老王又拨通了忠路镇覃书记的电话。

“覃书记,紧急求助,回龙村可能有重大险情,山体滑坡,山体滑坡了……”

大面积的滑坡是从八点五十分左右开始的。

就在一、二组全体村民撤出王家窝荡后不久,牛头山中响起巨大的泥石滚落的山响。初时像是闷雷滚过,声音越来越大,渐似火车开过的轰隆声。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山体右侧向王家窝荡急速滑下,中间夹杂着树木折断、房屋垮塌的声音,山间溅起泥雾滚石回冲向山腰,整个窝荡全被瞬间升腾起的泥雾笼罩得严严实实,再也看不真切。

灵光庙安置点,吴银贵刚把村民人数清点完,一回头就看见泥浆和着洪流冲泻进整个山洼里,因为隔得近,能清楚听到房屋被冲垮倒塌的声音。近旁几个乡亲已经控制不住情绪,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铺天盖地的雨声夹杂着断续传来的巨响,一种真切的恐惧袭上心头,吴银贵再也禁不住,哇的一声也哭了出来。

一直站在河对面的王廷华听得牛头山的巨大声响,整个脑子一片空白。“我的天爷呀......”一屁股坐到了泥水中。

走不通就绕道,四点前,必须到!

接到市防汛指挥部电话的时候,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汤明田和代工委主任杨昌维、人大办副主任许智亮正冒雨行进在去往汪营后坝的路上。

7月16日上午,全市各地灾情突发,坏报不断。据国家站雨量监测显示:7月15日20时至7月16日9时,利川地区有1站特大暴雨、3站大暴雨、11站暴雨……其中小河降水量达318毫米。

按照市领导包片分工,汤明田负责的是汪营后坝片区。约莫下午两点半钟,刚下高速,防汛指挥部的电话就来了。

“汤主任,忠路镇回龙村出现重大险情,山体滑坡,大量村民要立即转移安置,接上级指令,请你立即前往现场指挥。”

“回龙村……”听到这三个字,汤主任拿电话的手明显一抖。这个地方正是生他养他的家乡啊,虽然已经离开近四十年,但那里的山山水水,曾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那些乡亲乡情,一直让他魂牵梦绕。

“老杨,我们要马上取道回龙村,出现重大险情!”老汤回头对昌维主任说。

“回龙村?不是你老家吗?”昌维主任与汤主任搭档多年,自然熟知情况。

“对,老家,上级命令我们两个马上到现场指挥群众撤离。”汤主任语气异常急促。

“后坝到小河的路已经断了,我们只能走忠路方向了。”昌维主任一路上都在关注灾情,道路交通情况他已经弄得非常清楚。

“好,走不通就绕道,马上掉头到凉雾,走忠路方向过去。四点前必须到。”一贯态度和蔼的汤主任转头对司机说,语气坚决不容商议。

一路前行,遇数次塌方堵路,又数次掉头寻路。亏得是汤主任的老家,路熟悉,下午四点过一分,汤明田和杨昌维终于赶到回龙村村委会与忠路镇政府宣传委员李永艾等人会合。

十几分钟后,市防汛指挥部紧急征调援助回龙村的政协副主席周志刚、市信访局何启波、市智慧城市中心余圣艳等各自带领的团队也全部赶到。

“牛头山右侧全面滑坡,暂无再次滑坡迹象;一、二组村民全部撤离出来,分散就近留在灵光庙安置点,人员暂时安全。滑坡体量不明,房屋冲毁情况不明,道路通行情况不明,整个村子水、电、通讯全部中断......”短短这会儿时间里,老汤已经把情况大致了解清楚了。

“你们来得好,我们赶紧商议一下,滑坡现场还十分危险,要尽快转移安置灾民。”见到老朋友周志刚,老汤上前一把把手握住,来不及寒暄,直奔主题。

“好,我们找个地方议一议,分个工,分头速办。”一路见到回龙村的景象,周志刚主席的心也揪得紧紧的。

在村委会后面的一户民房里,二十余人站成一圈,紧张商议对策。

“我是上午十一点左右钻山林过来的,路已经多处不通,我也联系了气象局,说晚上还有大雨,我建议要尽快转移受灾群众,那里太危险了,如果再次滑坡,很可能会造成二次灾害。”忠路镇镇政府宣传委员李永艾首先发言。

“你说得对,一定要尽快转移。王书记,你再去跑一趟,看看水位有没有下降,桥能不能过,路能不能通,我们要立即把灾民转移到村委会,这里相对安全一点。”汤主任语气急促。

“我们简单分个工,保障组何启波局长负责,负责物资调集,联系镇政府,送帐篷、行军床等所需物品,还要联系忠路供电所送发电机,联系消防车运送饮用水;采购组余胜艳主任负责,立即到就近的龙塘街上购买雨伞、雨靴、电筒、应急照明灯等,做好夜间撤离的准备;后勤组李永艾委员负责,筹集生活物资,考虑细致一点,水、米、面、油、菜、泡面都要准备......”周志刚主席也接着说。

“还有,现在还是疫情期间,村委会的所有房屋都要彻底消毒,给村民都要准备口罩,防止因人员聚焦引发其他情况。尖刀班其他成员密切关注三、四、五、六、七组情况,防止出现其他险情。”汤主任话语铿锵,掷地有声。

“现在是四点五十分,大家迅速分头行动,所有保障物资必须在余点前全部到位。其余人员全部随我们到灵光庙,组织群众有序二次转移,转移工作尽量在六点前开始。”汤主任抬腕看看表,

一场现场紧急办公会,不到十分钟,全部安排妥当。

大家正要走出屋门口,王廷华书记的车开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汤主任,水位下降了,桥面可以过人了......”

有人提醒他:“王书记,你的车牌被水冲得要掉了。”

老王一回头,果见那个鄂Q27H76的牌照已经掉下来,只剩一颗螺丝悬着。他走过去,一把扯下来扔到了副驾上。

党员干部站两边,群众走中间

二次避险转移是从7月16日晚六点左右开始进行的。

为确保转移路线畅通,从村委会到灵光庙安置点的这段路,一行人全部弃车徒步走过去。根据各路段的塌方情况,决定从灵光庙沿回龙河边走一段,过回龙桥后,选择相对安全又便于疏通泥石的路段到达村委会,其间还要爬坡上坎,选择高地,转移路线总全长约3公里。正常行进时间约需一小时,考虑到天黑路滑,路上又多处滑坡,泥泞难行,还有老人小孩儿,时间可能会拖到一个半小时以上。

现场清点人数,一、二组共是34户83人,其中还包括3名瘫痪不能行动的耄耋老人。

汤主任和周主席现场分工。一路头前引路,疏通道路;一路负责清点人数,逐个放行;一路回到王家窝荡一带,逐一排查,防止有老人孩子被遗留屋内。

“只有一个原则,家家清,户户看,一个都不能少!”汤主任再次强调。

傍晚的回龙河,水势略减,桥面勉强能通行,水流冲刷两岸,发出巨大的声浪。那雨仍下得紧,铺天盖地般将整个回龙村罩得密密实实。

杨昌维主任和王廷华书记负责人数清点,他们手中的伞记不得什么时候给了群众了,全身上下被淋得透湿,裤管上满是泥浆。

“王怀硕家,3人,到了没?”

“到了!好,出发!”

“王怀礼家,2 人,到了没?”

“到了,好,出发!”

逐一清点,一户一户排队放行。

天色渐渐暗下来,雨幕中的回龙村异常阴暗,灵光庙安置点已被笼罩在了暮色之中,路都看不清楚了。

3位瘫痪老人。王怀安,79岁,因疾病加上常年卧床,体得达到惊人的160余斤;何银秀,80岁,无行动能力;王怀礼,79岁,全身不能动。12个10岁以下的孩子。当这组数字传到昌维主任那里时,他心头掠过一阵阵的担忧,路途中的不可知因素,暗夜里的排队前行......虽然有着多年的乡镇工作经验,但处置如此险情的紧张感还是袭遍全身。

吴银贵带着几个尖刀班成员负责清查王家窝荡的人员撤离情况。从山上冲下来的泥浆已经铺满了路道,一脚下去,泥浆汁没至小腿。虽然明知道危险近在咫尺,几个尖刀班成员没有丝毫退缩,王家窝荡里共有26家人,13家房屋已经冲垮,另13家房子还在,只是淤泥太深。能到门前的,到门前喊,过不去的尽量靠近喊,确保无一遗漏。

等到吴银贵逐一查看完回到灵光庙时,所有村民都已经有序离开,她猛然想起自己五岁大的女儿已经好久没有身边了。那一瞬间,她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大队伍撤离到回龙桥边的时候,已近七点。桥面逼仄,平时只能供小型车通行。天色完全暗下去,被冲掉石头栏杆的桥面仿佛晃荡在浑水中的一段枯木。汤明田和周志刚走在前面,见此情形,他们立即叫停队伍。大家都知道这段通过这段桥面有多危险,所有人都默不着声。天地间只余下咆哮的水声和刷刷的雨声。

仅仅几分钟,行进在队伍中的各单位工作人员约二十余人自发集结,站在桥两边,中间留下一条通道,这是一条保障群众安全的生命的通道。

现场站在桥面的昌维主任后来回忆说:“那个时间段,那样湍急的水流,背后没有任何遮挡,一个侧身一个触碰一个摇晃都有可能掉下河去,连人影儿都再看不到。可是我们的党员干部,没有一个人退缩,六七米长的桥面上,站着的其实不是我们的同志,筑起的,那是一条保障群众安全的生命防线。”

顺利通过桥面后,约7:20分,撤离队伍遭遇第二次重大危险。因塌方,必须经行的一段路,被泥石冲毁。巨大的冲击力量在路面左侧形成壁立90°,高约六七米的一段高坎,下面便是湍急的回龙河。虽然下午已经组织群众清理出来,但这段长约十米左右的路段,仍只有不到一米的通行宽度。有老人,有孩子,还有三名瘫痪老人要背过去,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巨大的危险面前,生死就在一瞬间,考验的是党员干部们的决心、勇气和党性。

五天以后,当我在访谈过程中见到王怀硕老人时,说起当时场景,老人还在一边擦泪一边夸赞。

“我活了70多岁,以前也没遭遇过这么大的灾难,也没有和这些干部们这么近的接触过,对他们不了解。这一次,我算是知道了,这些干部们,他们对我们太好了。那个年轻人,他们叫他许主任,一直弓着腰,站在高坎边上,那背后就是大洪水啊,上面落块石头或者脚下一滑,就肯定是要掉下去,哪里还能捡个人。我们从他面前过去,他一直用手推着我们,保护着我们,让我们尽量往里面靠,一直坚持了十几分钟,直到我们全部过完,他们是在用命保护我们啊......”

王怀硕老人所说的许主任,就是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副主任许智亮。

7月21日,我和王廷华书记重回现场的时候,那段路还未彻底清理干净,壁立的高坎高度至少在六七米以上,回龙河水消退,可是那份惊悸仍留在王书记的心头。

“万幸啊,万幸啊,一个都没有少,一点儿事故都没有再出,惊魂的回龙河哟......”站在悬坎边上,王书记不断的喃喃自语。

困卧回龙君莫笑,谁人不解鱼水情

7月16日晚间八点左右,雨雾中的回龙村已全部暗下来。采购组从龙塘街上买回来的应急照明灯亮起,尖刀班成员逐一清点人数,回龙村一、二组所有受灾群众83人,连同20余名工作人员全部安全撤离至村委会。

村委会共两栋建筑,中间是块小小的院坝,原来是回龙村教学点所在地。2019年9月,教学点拆并至附近的龙塘小学后,四间教室便腾出来做了尖刀班的工作场所。

雨没有稍住的意思,小院坝里突然来了100多号人,两边阶檐顿时被挤得难寻立足之地。

汤明田主任居中调度。

“行军床都到了没?”

“83架床,防汛指挥部已紧急调集,半小时内一定运到。”有人回答。

“四间教室,全部清空了没?”

“全部清空,消毒工作也已完成。”有人回答。

“后勤组的生活物资都到位没有?”

“米面油调集到位,脸盆毛巾牙膏牙刷全部配备齐全。考虑到今晚搭锅灶不便,临时调集100余桶泡面已全部就位,厨房的水已烧好,随时可以用。”有人回答。

“电和生活用水什么时候可以供上?”

“忠路供电所的发电机已经拉来了,正在安装机器,预计在十点左右可以保证村委会的供电。消防车已在装载生活用水,九点半前可以送达。”有人回答。

“好,很好!现在我们给群众分组,4间教室,男女各占两间,选出室长,每间房的名单写出来贴到门上,再逐一分发泡面。各单位工作人员今晚全部参与值守。”汤主任继续安排。

当所有群众全部安排进4间教室,院坝里只剩下工作人员时,汤主任抬腕看表,时间刚好九点整。

各房间的泡面发放完毕,所有群众的体温测量完毕,已到十点多。十点半左右,院坝里的灯亮起,插板接进各间教室,群众手机能充电了。

雨势稍缓,电话信号也渐恢复,各房间里传出的都是给外面亲人报平安的通话声音。

“我们都好,都好,全部都安全转移到村委会了,不要担心!家没有了,人还在就好......”亲人之间,隔着遥远时空的通话声,让人心内既感温暖又觉心酸。

直到此刻,来自各单位的二十余名工作人员才有空来清洗一下满身的污泥。

到十一点多,在极度惊吓和恐慌中过了一整天的村民们全部入睡了,村委大院里一片安静。雨还在下,但较白天毕竟小了很多,四名特警在阶檐上来回巡视,其余工作人员全部集中到会议室里稍微歇息。汤主任和周主任召集尖刀班和各职能单位开会商议明天的生活安排。

“今晚上时间来不及,食品上只能保障泡面,但明天,必须要给群众做饭吃了。”周主席说。

“特殊时期,还要实行分餐制,人员聚焦,必须考虑防疫的事。还有食品安全,也要请忠路食药所的同志负责监管。”汤主任依然忧心忡忡。

“村委大院里主要是生活区,我建议借旁边的民房来做饭,既可以省去砌灶安锅的程序,还能保证安全卫生。”王廷华书记发言。

“你这个建议好,我们去实地看看,哪家场所宽,就先借用一下。”汤主任和周主席同时赞同。

当晚十一点多,一行人敲开了近旁谢胜洪的家门,他家离得近,场子又宽,是最合适的地方。

来意说明,谢胜洪满口答应。自此,所有问题基本全部得到解决。站在院坝里,望着睡着83名群众的4间教室,几人长长的出了口气。

因为场地有限,当天晚上,二十多名工作人员整整值守了一夜,带着紧张带着担忧,未有一人合眼。

访谈过程中,王廷华书记翻出几张照片指给我们看。有一张照片上,包括汤主任、周主席在内的数名工作人员全部坐得整整齐齐,这是对群众的守护,也是对回龙村家园的守护。还有一张,是18号晚上拍的,连续高强度工作和熬夜,汤明田主任和杨昌维主任实在撑不住,倒在会议室的长凳子上睡得正沉,那时,夜雨还在下,静静的回龙村,夜正深沉......

“滑坡和紧急转移的时候,我们都顾不上拍照。那天深夜,我看到他们那样睡着,我才偷偷拍了几张,他们是为回龙村的群众累成这样子了,我想把这场景记录下来......”说这话的时候,铁骨铮铮的汉子王廷华的声音几近哽咽。

是啊,每一次大的灾难来临,我们的党员干部总是冲在最前面,那一刻,只有亲历的人,才能最深的体会到什么是鱼水之情。

困卧回龙君莫笑,谁人不解鱼水情!

因为是临时接到的电话,汤明田、杨昌维、许智亮一行几人根本未及带手机充电器,更没带换洗衣服,那些淋湿的衣裤鞋袜,硬生生靠着自己的体温熬干。全程坚守,不离不弃,他们守护了群众整整五天四夜。

灾无情,心同在,回龙村上了央视!

7月17日早上,刚吃过早饭的群众中传开了一个消息,州委柯俊书记、市委沙玉山书记要来回龙查看灾情,慰问受灾群众。

虽然被困村委会,多数人的家园已被冲毁,但得知这个消息的群众还是振奋起来。大家自发组织起来,把4间容身的教室,包括村委会的院坝清扫清洗了一遍,还有的女同志走进村委办公室,悄悄把桌椅摆得整整齐齐,擦得干干净净。

“虽然我们村受灾了,但是要让领导们看到,我们没有灰心,我们有信心重建家园,还有,我们回龙村的群众是好客的,懂得洒扫待嘉宾的礼数。”说起这事,王廷华书记最懂村民们的心思。

上午11:27分,柯俊书记、沙玉山书记一行走进了村委会院坝。雨依然下得大,全体村民都站起来,从窗子里望着他们。柯书记、沙书记进到各间教室,详细询问群众生活安置情况,鼓励他们要振作精神重建家园,各间教室里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虽然我们身处自然灾害之中,可是领导的到来,大大鼓舞了我们士气。回龙村从来没有来过么大的领导,群众们的信心都被调动起来了,他们看到了政府的努力,感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温暖,看到了重建家园的希望......”说起柯书记、沙书记到慰问群众的场景,汤明田主任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7月17日下午,一直在密切监测山体情况的尖刀班成员报告,牛头山出现了二次滑坡,更多泥石冲进山凹,部分房屋二次受损,淤泥最深处至少达到4米以上。在多个职能部门的配合下,灾情核查工作初步完成,相关灾情也更明朗。一、二组34户,有13户的房屋被完全毁掉,失去修复可能;另有13户不同程度受损,还能考虑修复;还有8户因为地处高地,淤泥只冲进屋内,墙体未有明显损毁。

形势依然严峻!

7月18日上午,市委副书记赵秀峰也赶赴回龙村,亲自参与指挥救灾及安排灾后重建工作。一番紧急会商之后,临时指挥小组决定对受灾群众实施分散安置。安置方式以投亲靠友为主,将34户受灾群众分别安置到受灾相对轻微的亲戚家中,后期再逐步实施异地重建和房屋修复工作。

方案定下来后,所有工作人员立即投入新一轮的工作之中。逐户询问,逐户登记,打电话与联系对象对接,远的安排车辆送达,必须确保每户受灾群众有稳定的居住点。这项工作从18日至20号上午才彻底结束,所有的受灾群众全部分散至附近亲友家中,尖刀班又逐一电话回访,确保全部安全到达。

7月20日上午,大雨停歇,久违的阳光普照回龙村,山间水流细瘦,河谷洪水回落,山野一片清新明亮,回龙河重回安宁之境。如果不是两岸被水淹没的田地和庄稼的印迹还在,几乎已看出灾后的印迹。但这一切,仅限在三、四、五、六、七组,一、二组被泥石流冲击的院落还掩埋在深深的淤泥里。

中午时分,一辆印着CCTV字样的直播车顺着山道摇摇晃晃的开到牛头山脚,一直开进了王家窝荡。

“中央电视台将要现场直播我们村的灾后重建情况了。”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般迅速传遍全村。一会儿功夫,王家窝荡就集结了几十名村民,他们都是自己带着工具自发前来参与救灾的。

在王廷华书记的指挥下,村民们清理出一条道路,在淤泥上铺上了木板,进到还没被填埋的屋内帮助受灾住户搬运东西,一部分村民处自发清除淤积在道路上和未垮塌房屋内的淤泥。

中央电视台记者倪晶依引导着镜头,对村民的救灾情况进行了现场报道,把画面传播到全国观众面前。央视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财经频道《正点财经》,央视新闻新媒体、央广之声等栏目相继连线直播,直播画面总时长约32分钟。

回龙村多名乡亲都出现在了央视画面之中。面对镜头,他们有着山居乡民淳朴的腼腆,但是说到灾后重建,他们又满怀十足的信心。

是啊,从7月15日晚到7月20日下午,惊魂的6天。回龙村的村民们,他们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获得那么多政府领导和党员干部的关心帮助。多少年来,祖祖辈辈生活于此地的他们,已经练就一身与偏僻、贫穷、灾害抗争的本领,这样的灾害,他们有能力、有信心抗过去,战胜它。

这几天,虽然回龙河淹没了他们的田地,可是他们依然亲近这条河流;虽然牛头山毁掉了他们的家园,可是他们心里依然敬着这座生养他们的山岭。他们是这方山水的子民,他们也一直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在灾难中失去的,只是可以重新获得的财富;而在抗灾中得到的,将是激励他们、激励整个民族奋发前行的力量!

山水有情,生生不息,人在,希望就在!

尾声

2020年7月21日,连天大雨后的回龙村重见阳光。王廷华书记带着我们重走了那段从王家窝荡到回龙村村委会的撤离道路。远观牛头山,尚能见滑坡后裸露的黄色山体,公路两旁,塌方痕迹依然清晰可寻。山原毕竟有恙,虽然人心依旧温暖!

26户受灾严重群众已然全部分散安置完毕,灾后重建工作正待推进。有受损较轻的各户村民已然重归田野,开始了田园劳作。路遇农人,皆点头微笑,几天前的灾难似已消弭于无形。

一路行来,山野静寂,唯闻鸟鸣声声!

回龙不屈,回龙犹记。全村上百人的紧急撤离,未有一个人员伤亡。两次避险转移,一次分散安置,所有调度及时、稳妥、有序,所有物资保障快速、齐全、精细......几天经历过来,要感谢的人太多,要记取的瞬间也多。惊魂的,伤心的,绝望的,感动的,希望的......似无法一一尽述。访谈中,书记王廷华数次垂泪自责:事发紧急,当时竟忘记留存下更多照片,让这段回龙村有史以来最难忘的记忆无迹可寻。

可是,我多想告诉他:这几天的所有事,经历者都记得,都懂得,心中留存的伤痕或温暖,又哪里需要留迹。

黄昏时分,村委会院坝里见到吹哨人吴银贵。

7月16日撤离那天,她留在最后逐户清查是否有人遗漏,竟把自己的五岁大的女儿忘记在人丛中,得幸山野间生长的丫头野性十足,自己跟在人流中走到了村委会。晚八点,母女俩在村委会院坝里重逢时,禁不住抱头大哭,谁知这一抱里,潜藏着多少危险甚或生离死别。

听她口音是恩施人,访谈当日,正是恩施马者村发生滑坡的灾难日。随口一问,她回答的娘家生养之地竟正是马者村。

一时无言。这世间,何以巧合如斯。一边是婆家,一边是娘家,竟然相继遭遇如此重大灾难。

“16号那天,娘家人给我打了好多个电话,打不通;昨天到今天,我给他们打了好多个电话,才终于劝通他们撤离......”

潇潇苦雨今又是,何人不起故园情?何况于她,两边的家园都已满目疮痍。吴银贵说着说着,又禁不住落下泪来。

可是请谅解,我是真的不知道,回龙、马者都是她此生里魂牵梦系的家。

困境之年,祈愿山河无恙,大地生民皆安!

陈亮于2020年7月24日

(值班总编:牟联文      责任编辑:陈玄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中国利川网"或"中国利川网讯"的所有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 网同意不得随意转载、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其他媒体下载使用或接受推送使用本网此类稿件的须注明"来源:中国利川网 ",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更多资讯请关注
  • 指间利川
  • 云上利川
  • 中国利川网手机版
事业单位
CopyRight © www.iLichuan.com.cn 2018 All Right Reserved.
主管单位│中共利川市委员会 · 利川市人民政府  主办单位│中共利川市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利川市融媒体中心
办公地址│湖北省利川市滨江大道传媒大厦八楼  邮政编码│〔445400〕
热线电话│0718-7218199〔办公室〕、admin@lichuan.gov.cn〔举报邮箱〕、7218199〔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信部ICP备案│鄂ICP备12014788号  公安网监备案│鄂公网安备4228020242280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421304号